Chinese language version

中文页面

关于我们 (About us)

若有意方希望用中文联系Oncology venture,
请联系: peng.qiao@oncologyventure.com

关于我们

Oncology Venture A/S是由丹麦和美国的肿瘤专家及商业人士在2004年建立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他们致力于激发一些肿瘤药物的潜力。这些药物往往已经被证明有效,但疗效还不足以使其脱颖而出。因此,提高药物效率、提高癌症病人对药品疗效敏感度以及减少时间消耗,也就是提高了肿瘤药物研发的成功率。

Oncology Venture A/S拥有一种独特的基因肿瘤技术,能够筛查出患者对所给的抗癌药物的抗药性。避免无效用药不仅能提高该药品对疾病的治愈率,而且也是该药品有别于其他竞争产品的有利优势。

Oncology Venture A/S将运用此技术争取药物使用权或者与药品开发者一起合作,使得该公司的这项技术能够发挥其预测药物疗效的特长。

Oncology Venture A/S功能全面的技术可以改变肿瘤临床治疗的模式,这种技术也将成为医生以及监管者“对症下药”的发展趋势,从而有望提高癌症的治愈率。现在的抗癌药物不仅是通过组织学或者肿瘤的位置验证,而且都是通过分子生物学验证。

Oncology Venture A/S已经从生物科技公司以及多国的制药公司获取了6种药物的相关使用权利。公司研究人员已在药物疗效敏感的病人中进行了针对第二阶段的试验。公司的的理想商业目标是出售或者部分出售这些身价倍增的药品,从而建立投资者退出通道。

Oncology Venture A/S 在丹麦以及美国拥有在药品研发及监管方面经验丰富而且成熟的管理团队。

实验室设备

关于我们 (About us)

关于Medical Prognosis Institute与Oncology Venture公司的合并提议

给予癌症患者没有疗效的抗癌药物也许是致命的。Oncology与大多数领域的药物的区别在于,提高治疗效果并且降低副作用。Oncology的药物可能一种抗癌药物或许能治愈这位患者,但对于其他患者来说可能没有效果甚至是有害的。Oncology的药品只能受益于一小部分的患者,重点是无法确定会对谁起作用,这使得医生无法完全了解病情的情况下,从而盲目地选药。再者,如果抗癌药物的治愈率相对较低,但是在小部分患者当中疗效极佳,也会因为同类药物的治愈率高于它而不会被采用。治愈率较高的抗癌药物比治愈率低的药物更适合所有患有该癌症的病人,这种过于笼统的概念是不正确的。

“OV拥有一种独特的基因肿瘤技术,去筛查出哪些患者对所给的抗癌药物有抗药性。避免无效用药不仅能提高该药品的治愈率,而且也是有别于其他竞争产品的有利优势。”

OV将会运用此技术,争取药物使用权或者与药品开发者和一起合作,使得OV的这项技术发挥其特长,预测药物疗效。

Oncology Venture已经向生物科技公司以及多国的制药公司获取了6种药物的相关使用权利。在对药物疗效敏感的病人中,进行针对第二阶段的试验。理想的商业目标是出售或者半出售这些价值提升数倍的药品,建立投资者退出通道。

Oncology Venture多功能全面的技术可以改变肿瘤实践的模式,它也成为医生以及监管者“对症下药”的发展趋势,从而提高癌症的治愈率。现在的抗癌药物都是通过分子生物学被验证,而不是仅通过组织学或是肿瘤的位置。这一理念将在“我们的技术”章节进行进一步阐述。

Oncology Venture AB在2012年, 由丹麦、美国的肿瘤专家及商业人士所建立。他们致力于释放一些肿瘤药物的潜力。这些药物的药效往往已经被证明,但还不足以脱颖而出。因此,提高药物效率、增加癌症病人对药品疗效敏感度的比例、减少时间的消耗,也就是提高了研发肿瘤药物的成功率。

OV在丹麦以及美国拥有在药品研发及监管方面,经验丰富及成熟的管理团队。

我们的技术与方案
(Our science and methods)

不是所有的患者都从抗癌药物中获益

相反,患者还有可能承受药物治疗所带来的副作用。到目前为止,抗癌药物对肿瘤的选择性以及该药物对哪些病人具有疗效,都是难以预测的。目前,大家对这种无效用药问题持一种默认的态度。许多昂贵的抗癌药物疗效却并不尽人意。抗癌药物的发展及癌症的药物治疗方案,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之前的常规用药这样笼统的选药模式,逐渐趋向于患者特异的个体化治疗。肿瘤的分类与治疗方法往往根据肿瘤在身体发生的部位确定。不同患者肿瘤的个体差异也使得药物治疗的效果参差不齐。

Oncology Venture首创的DRP(也就是药物反馈预测系统)技术意识到了肿瘤本身的内在复杂性,所以其对一种抗癌药物的研究结果并不是绝对性的。

首创的DRP技术能够分析病人肿瘤的DNA生物信息。基于基因芯片技术分析所有的信使核糖核酸,研究人员得到了这些生物信息,它们有助于观察肿瘤对药物的抗药性以及敏感性。通过反复实验可以判断某些药物是否对患者具有疗效。DRP作为蕴含世界顶尖科技的辅助工具,如果能与现有技术一并运用,将能够识别对药物疗效敏感以及不敏感的患者。

人类基因组排序重新燃起人类对分子诊断的兴趣,我们公司逐渐引领了市场的方向。

依据人类基因组排序,定量化的方案已经很成熟,而我们对于复杂的生物讯号也有了实质性的提升。这项技术为筛选新的以及更有效的基因生物指标奠定了基础。基因生物指标能够反映一些对应的生物学过程,或者一些由疾病生成、在癌细胞内部发生的变化。目前科学界只限于筛查一小部分分子生物指标,虽然获得了一些成功的案例,但规模与范围有限。Oncology Venture的方法论认识到了肿瘤生物学内部的复杂性,它包括了数百个基因的表达。我们的方法就好比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它能承载所有的复杂信息,然后能够清除干扰、简化信息,让有价值的信息与干扰信息的比例尽可能增加。因此我们坚信DRP的价值包涵了以下几个医疗价值服务链:

  • 对于患者自身而言,患者能够明确知晓哪些药物治愈其癌症的希望较大,哪种药物对其肿瘤的效果不明显。如果病人尽早地接受疗效显著的抗癌药物,对于他治愈癌症的长远目标是很有帮助的。
  • 对于消费者而言,DRP能够识别对药物疗效不敏感的患者,从而减少无效的治疗方案所产生的费用,同时也有效地节约了资源。
  • 对于药物研发公司而言,大多数癌症临床研究项目以失败告终,并且临床研究所需的经费相当高。

据悉,在一位患者的临床试验1、2、3期中测试一种抗癌药物所花费用约为4.5~6.5万美元。如果少于1000位病人的数据支持,抗癌药物是很少被批准的。在美国和欧洲市场上,抗癌药物的研发成本平均超过了十亿美元。因此,正因为DRP能够大幅度降低研发药物过程中的成本,所以药物开发者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Oncology Venture运用 DRP技术有效地证明了一些未通过临床试验或者有可能无法通过临床试验的药物是可以通过食药监部门审核的。

Oncology Venture的经营模式为那些已经在临床研究当中未通过审核的药品重新获得使用许可。这些药物已经显现出了部分疗效,但还不足以达到通过审核的标准。Oncology Venture运用DRP技术彻底改变了传统的不对试验者进行筛选的药物研发模式:不是用一种药物治疗所有同一种癌症的患者,而是在治疗前先对病人进行药物筛选。那些对该药物产生良性反应的病人,将会着重于第二阶段的试验,从而验证肿瘤治疗概念。药物的精确试验在降低了风险与成本的同时也加速了药品研发的进程。

管理团队 (Management team)

Peter Buhl Jensen

管理团队 (CEO)

Buhl Jensen生于1955年,自2012年起担任Oncology Venture A/S的首席执行官。

Buhl Jensen把商业经验和肿瘤学领域的专业技能紧密结合。Buhl创立了TopoTarget A/S并曾经担任其首席执行官。Buhl Jensen在TopoTarget 2005年度的证券交易所上市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成功获得了EMA和FDA对该公司第一个产品Savene©/Totect©的批准。

Buhl Jensen还推动了药物Belinostat的开发,该药物于2014年夏季获得FDA批准。

Buhl Jensen在TopoTarget公司学到了管理经验,他在该公司管理近140名员工。他还曾在奥尔堡医院的肿瘤科担任高级咨询师并领导近280名员工。

股份数:Buhl Frone Holding(由Peter Buhl Jensen持有80%股份)总共持有Oncology Venture A/S 5 187 516股股份。

认股权证数:315 000。

Steen Knudsen

首席科学家 (CSO)

Steen生于1961年,是Oncology Venture A/S的创始人也是DRP™的发明者,也就是药物响应预测平台,它是Oncology Venture核心的技术与科学平台。Knudsen是一位系统生物学教授,精通数学、生物信息学、生物技术和系统生物学。Steen Knudsen于2004年创立了Oncology Venture。

股份数:6 168 680。

认股权证数:0。

Ulla Hald Buhl

首席运营官 (COO)

Hald Buhl生于1964年,自2012年起担任Oncology Venture A/S的首席运营官。

Hald Buhl在临床试验、组织管理和交流沟通等方面拥有广泛的背景。Hald Buhl曾经负责TopoTarget A/S的投资者关系部门。目前Hald Buhl仍在该领域的两家公司任职,一是瑞典WNT Research AB(在AktieTorget证券交易市场上市),另一个是丹麦Medical Prognosis Institute A/S(在哥本哈根的NASDAQ First North上市)。

1999到2001年间Hald Buhl在阿斯利康A/S担任一个肿瘤学团队的负责人。2001到2005年间Hald Buhl担任TopoTarget A/S监管部门的负责人。

股份数:Buhl Krone Holding(由Ulla Hald Buhl持有20%股份)总共持有Oncology

Venture A/S 5 187 516股股份。

认股权证数:104 180。

Thomas Jensen

首席技术官 (CTO)

Thomas Jensen生于1978年,致力于可靠的科学、有效的实验室技术和生物信息学的完美融合并共同推进肿瘤生物学的发展。他创立并一直领导着丹麦和美国的Oncology Venture实验室。他一边扶持我们的国际实验室发展,一边在建立我们的投资者关系、确保运营融资和促进Oncology Venture的业务增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Thomas的荣誉之一是他发明的分子生物学指南,这个指南结合了高质量可重复的RNA提取技术和下游的加工技术,使肿瘤病人活检的高分辨分析成为可能。这个发明是DRP®-药物响应预测平台的一个重要基础。Thomas Jensen于2004年共同创建了Oncology Venture。

股份数:713 620。

认股权证数:916 040。

Claus Frisenberg Pedersen

首席商务官 (CCO)

Frisenberg Pedersen生于1972年,自2018年以来一直担任Oncology Venture A/S的首席商务官。

Frisenberg Pedersen在制定和执行众多公司和行业的企业战略方面拥有深厚的背景。此外,Frisenberg Pedersen在融资和树立公司品牌价值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在加入Oncology Venture之前,Frisenberg Pedersen在ECCO鞋业北欧分公司担任了5年首席执行官,他在建立ECCO零售合资企业的全球化蓝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还在重新定位ECCO在北欧的品牌概念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他之前的职业生涯中,Frisenberg Pedersen曾是战略咨询公司Qvartz的合伙人,为许多企业和私人实体公司在战略、商业化、品牌开发、零售扩张、销售管理和共同价值创立等方面提供了行之有效的建议。

Frisenberg Pedersen目前担任其专业领域内许多外部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股份数:622 385。

认股权证数:0。

Niels Laursen

首席财务官 (CFO)

Niels Laursen生于1956年,在丹麦和国际公共的生物技术企业方面有深刻的经历,这让他在财务问题上有独到的见解。此外,Niels Laursen先生在管理、战略制定、实施和管理变革方面也有丰富的经验。Niels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Oncology Venture A/S的首席财务官。

股份数:75 278。

认股权证数:149 820。

董事会

Oncology venture与出类拔萃的人合作

Duncan Moore

董事会主席、独立董事会成员

Click edit button to change this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Moore生于1959年,是Oncology Venture A/S的董事会成员,他自2015年起曾担任Oncology Venture Sweden AB(公立)的董事会主席。Moore是East West Capital Partners公司的合伙人,他也曾担任摩根士丹利健康研究的全球负责人。Duncan在健康领域内有超过20年的资本市场分析经验。

独立于本公司、公司的管理层和公司的主要股东。

股份数:26 651。

认股权证数:待定。

Frank Knudsen

董事会副主席、独立董事会成员

Frank Knudsen生于1958年,自2015年4月以来担任Oncology Venture A/S的董事会主席。Frank Knudsen与其他人一起负责对SEED Capital Denmark K/S的生命科学投资。他还负责管理和完成国家财务系统对丹麦大学研究成果的专利化和许可授权。目前,Frank Knudsen是一项专注于肠胃病私立医疗项目的财务和管理总监。

2014年7月至今:担任Glycom A/S的财务和管理总监。

2001年4月到2014年6月:担任哥本哈根SEED Capital Denmark K/S的投资总监,负责生物和医疗技术领域的种子前投资。

1996年4月到2001年3月:担任哥本哈根丹麦创新中心(Danish Innovation Centre)/丹麦技术研究所(Danish Technological Institute)项目主管,负责政府资助大学研究成果专利化和授权计划。

1990年1月到1996年3月:担任卢森堡的欧洲技术转移、创新和工业信息协会项目主管(由DG XIII/欧盟委员会创立并初始资助),负责“技术响应网络”的开发和管理,这是一个连接欧洲境内200个技术经纪人、商业顾问和企业研发部门的技术商业机会交换系统。

1986年8月到1989年12月:担任哥本哈根Centec Bussiness Consultants的咨询师,负责Risø国家实验室新技术和科学计算软件的市场化,同时负责DG XIII/欧盟委员会合同下的跨国技术转移项目的启动。

独立于本公司、公司的管理层以及公司的主要股东。

股份数:8 000。

认股权证数:100 000。

Peter Buhl Jensen

Oncology Venture首席执行官

Peter Buhl Jensen博士生于1955年,是医学博士、医学科学博士以及临床肿瘤学教授。

Peter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药物开发领域很有创新力。

作为Topo Target A/S的前首席执行官和共同创始人,Peter成功地发起了公司在哥本哈根股票交易所的首次公开募股。他实现了肿瘤产品Totect/Savene在美国和欧洲的开发、批准和推出市场。Peter还领导这两个市场的销售队伍的建立。

Peter负责签订多项许可协议,例如与Topotarget的主要产品Belinotstat相关的协议。Peter自2012年以来一直担任Oncology Venture的董事会成员。

股份数:Buhl Krone Holding(Peter Buhl Jensen拥有80%股权)拥有Oncology Venture A/S的5 156 218股股份。

认股权证数:315 000。

Steen Knudsen

Oncology Venture首席科学家

Steen Knussen生于1961年,是Oncology Venture A/S的创始人,同时也是DRP™的投资人。药物反应预测平台是Oncology Venture A/S的核心科技平台。Steen Knussen是系统生物学教授,精通数学、生物信息学、生物技术和系统生物学。他自2004年以来一直担任董事会成员。

股份数:6 168 680。

认股权证数:0。

Magnus Persson

卡罗琳斯卡医学院Holding AB的CEO、独立董事会成员

Persson博士生于1960年,拥有20年领导生命科学创新、开发与融资的国际经验。他是两个Life Sciences Venture Capital公司的合伙人,一个位于瑞典,另一个在加州的湾区。

Magnus在医学、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融资方面经验丰富。他领导了制药行业2期和3期项目研究组。在北欧、欧洲其它地区和美国,他还以董事会主席、董事和CEO的身份创建和领导了私立以及公立的生物技术和医疗技术公司。

总而言之,他在生命科学行业拥有超过100年次的董事会经验。 Magnus成功地领导了审计和薪酬委员会以及几个高级管理职位招聘流程。他在科学和生物技术融资领域拥有庞大的国际网络。Magnus是一个勤奋的团队合作者。作为领导者,他专注于为股东/利益相关者提供成果,同时内在地发挥下属的潜力。Magnus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Oncology Venture的董事会成员。

独立于本公司、公司的管理层以及公司的主要股东。

股份数:0。

认股权证数:135 360。

Carani Sanjeevi

卡洛琳斯卡学院教授,独立董事会成员

Carani博士生于1958年,自2018年起担任Oncology Venture A/S的董事会成员。他自2015年起曾担任Oncology Venture Sweden AB(公立)的董事会成员。Carani是卡洛琳斯卡学院的教授并且在斯德哥尔摩卡洛琳斯卡大学医院的分子免疫遗传学研究组担任数年的负责人。

独立于本公司、公司管理层和公司的主要股东。

股份数:0。

认股权证数:135360。